内蒙古自治区科学技术厅 kjt.nmg.gov.cn  | Rss订阅 
首页 科技动态 组织机构 政府信息公开 政策法规 政务服务平台 公众互动 专题专栏 科技文献 内蒙古科技 科技资源 项目申报
  首页—>科技动态—>创新发展
 
创新人才培育如何从娃娃抓起?——青少年创新人才培养的重庆探索
发布日期:2021-2-23 9:42 文章来源:科技日报 雍黎 览109次

如何让孩子长大成为科学家,是不少家长关心又觉得遥远的梦想。而从诺贝尔奖得主到院士、教授等科学大咖们的回答中,不约而同的会说到一句话:保持孩子的好奇心!孩子和青少年是天然的科学家。

对科学兴趣的引导和培养要从娃娃抓起。不过,在孩子从小学到高中的十二年中,该如何让孩子们保持好奇心,培养他们的创新能力?

在重庆,一项针对普通高中创新人才培养的“雏鹰计划”已经实施十年。目前,重庆在十年试点的基础上,探索将创新人才培养计划在全市全面推开,建立并完善全面覆盖小学、初中、高中的中小学创新人才培养体系。创新教育有何难点?创新人才培养该如何从娃娃抓起?近日,科技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人才培养

创新教育面临三个问题

“高等教育阶段是创新人才锻造的黄金时期,而基础教育阶段是创新后备人才发掘和启蒙的关键时期。”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范卿泽说,从上个世纪80年度以来,我国就开始探索创新后备人才的培养;2018年到2020年,课题组对全国华北、华东、西南、西北四个区域进行了调研,发现在创新后备人才培养上还主要存在着目标理念有偏差、资源建设不到位、选拔评价不科学等三方面问题。

“在目标理念上,价值取向趋于功利化,过于强调升学目的。”重庆市教科院课题组成员王华副教授说,调查发现一些学校将培养创新人才当作升学筹码,通过额外“加分”,为上“好大学”做好铺垫;一些家长更是表示,如果对升学没有好处,不会同意学生参加相关活动,忽略了“求学问是”的初衷。同时,在培养上也存在总体目标不聚焦,阶段目标不明确的情况。有79%的调查对象认为创新人才培养总体目标模糊,缺乏层层相扣的阶段目标。

课程体系不完善和专业化师资力量薄弱也是受访者的共识。大部分学校都是由信息技术、理化生等学科老师兼任,学校在创新教育方面的培训上也缺乏科学性、系统性、连续性。

信息不对称、过程不透明、标准片面化……在选拔评价上也存在着机制不合理的问题。如有的学校选拔片面强调学生的学习成绩,忽略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的考察。

“重庆在青少年创新人才培养上也曾面临师资不足、培育动力不足、培养合力不足这三个问题。”重庆市青少年创新学院项目负责人杨颖说,重庆其实具有开展创新人才培养的资源和人才优势,根据调研发现有102个高校重点实验室、37个工程技术研究中心、70个实验教学示范中心、上百个科研院所和数千个高科技企业,还有重庆一中等一大批从上世纪50年代就陆续开展创新教育的优质中学。

对此,重庆在青少年创新人才培养上开展了一系列的探索,重庆市教委还批准设立了市青少年创新学院,负责全市的探索和研究。

试点研究

雏鹰十年成效初显

在重庆大学的材料科学实验室,重庆一中高二年级的赵晨皓和吴一壮正在熟练地操作着实验仪器。作为“雏鹰计划”第十期的学员,他们跟着博士生导师张育新教授从事硅藻土纳米复合材料研究已经一年多了。

“高中阶段教育是学生个性形成、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因此我们首先启动了对高中的试点。”杨颖介绍,2011年开始,重庆在全市9个区县、22所优质高中和10所在渝高校,联合启动“雏鹰计划”,让大学中学“牵手”共同培育青少年创新人才。

据了解,“雏鹰计划”在普通高中遴选一批具有创新潜质且学有余力的高一年级学生,每个培养周期为两学年,学员在“三地”进行学习,即在重庆大学、西南大学等创新人才培养基地参加通识培训,在高中学校参加专项课题研究所需的相关辅助性课程学习,在高校(或科研院所、高科技企业)实验室开展专项课题研究,通过“两校学习、双师指导”的方式完成创新人才培养课程学习。

“实际动手后才知道,科研不是想的那么简单。”赵晨皓说,有一次他发现实验出现了沉淀的现象,认为是试验出了新物质,但是同组的学长提醒他不要这么笃定,研究要大胆设想,更要小心求证。果然第二次实验就发现,其实是不小心加入了不应该加入的物质。

“让中学生到大学参与到具体的科研项目中,首先能改变高中生‘拿来主义’的依赖心理,同时提升高中生信息检索能力和学术规范意识,提升他们的综合能力和科学素养。”张育新说,大学老师带中学生看起来似乎有点“大材小用”,但如果能够在中学生心中播下科研的“种子”,就是为以后基础研究人才培育打下了基础。“科学研究需要坐冷板凳,培育创新人才也要有甘于坐冷板凳的坚持。”

高中生的加入也有教学相长的成效。重庆大学航空航天学院李卫国教授担任导师培养学员期间,一学员针对他提出的课题假设进行逆向思维打破常规提出了新的设想,李卫国分析采纳后,成果申报了国家重大专项课题。

统计数据显示,自2011年以来,重庆累计培养“雏鹰计划”学员3029人,取得研究成果868项,380多名学员进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自主招生范围,学员参加科创活动获得表彰奖励620余项。

改变评价方式

建立青少年创新人才梯队

“传统教学评价过于片面,已不利于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需要建立学生综合素质多元评价体系。”西南大学附属中学创新人才培养工作室负责人罗键坦言,对于创新教育来说,除了培育方式,评价是另外一个关键点。

“创新教育就是要促进孩子们个性化成长、成材。”罗键说,该校学生赵维是第六期学员,入选时成绩排名在全年级1000名左右,不过老师并没有因此将她拒之门外,反而看中了她爱思考善发现的特长。高中三年她不仅获得了全国青少年创新大赛一等奖等国家级奖励24项,还因为提出了北斗接收器存在的问题得到了清华大学教授过静珺的认可。

赵维说,通过“雏鹰计划”她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有了明确的目标,成为一名环保科研人员。现在她在黑龙江科技大学学习环保专业,大一就毛遂自荐进入学校科研团队,同时在为报考中科院地理环境专业研究生做准备。

“依托‘雏鹰计划’,学校组建了创新人才培养基地班,建立了学生评价信息档案。”罗键老师说,通过学生自身评价、同学、任课老师、班主任、科技辅导员等多元化、全方位的评价,尊重学生个性化发展,帮助学生全面认识自我。

“评价体系的建立将解决青少年创新人才培养‘有用’与‘有效’之间难点。”范卿泽说,下一步,他们将建立创新能力评价体系,对学生开展过程性评价,创建学生从小学到高中的成长记录档案。避免传统教学评价过于片面的弊端,为高校自主筛选人才提供参考,引导学生和家长走出“只看考分”的误区。

“现在我们对于雏鹰学员的考核采取的就是过程评价。”杨颖解释,每期的学员都要经历遴选基地学校、联合选拔学员、选择学员课题、联合培养学员、结业评价验收五个环节,不会硬性要求学员一定有研究成果,但会动态记录学员的成长档案,仔细考察学员开展过程研究的全过程,是否遵循学术规范、恪守学术道德,是否完成规范研究,从而发现真正热爱科研和创新的“种子”学生。

“到2022年,我们将建立并完善全面覆盖小学、初中、高中的中小学创新人才培养体系。”范卿泽说,接下来,将在全市范围内统筹创建创新教育试点校、创新教育示范校、创新教育基地校,创新示范实验室、创新基地实验室,在基础教育阶段实施“种子计划”“雏鹰计划”“英才计划”,面向全体学生广泛组织开展形式多样的创新教育活动,形成金字塔形的青少年创新人才梯队。

 
[ 关闭窗口 ]
   
坚持生态优先,推动高质量发展——代表热议习近平在参加青海代表团审议时的重要讲话
重庆两江新区“云签约”30个项目揽金超146亿元
龙头企业带动 重庆精准扶贫有新招
“广式”创新激发实体经济参与技术交易活力
王秦代表:“十四五”江苏实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工程
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 着力服务和融入新发展格局——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的重要讲话在全区区直机关干部职工中引起热烈反响
特写:“这里要加一个‘沙’字”——习近平在内蒙古代表团谈生态治理
【两会内蒙古声音】石泰峰代表: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
内蒙古:筑牢生态安全屏障